离觞

【美国队长/盾冬】无法忘记 (1)

1.
       Winter Soldier离开了卖李子的摊子,警惕的四处张望。
      这是一个平凡的小城镇,是Winter Soldier选择藏身的住所的原因。但显然,这里将不复平静。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Winter Soldier敏锐的察觉到了大量的视线包含着恶意注视着自己。信步跨到小报亭前,Winter Soldier执起《NewYork Times》,果不其然封面就有自己名字“Arrest a Winter Soldier!……”
     为了赶在那群家伙落下埋伏前回到安全屋,Winter Soldier毫不犹豫的加快脚步。当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下了。
     那个美国队长,他肯定在里面。
     Winter Soldier不必去多加猜测便肯定了这件事。压抑住躲避的冲动,Winter Soldier想起了那个下午。Winter Soldier的记忆很好,对于那天的事情,每一个细节,例如那温柔的湛蓝,紧贴着的温度,以及柔软的触感。
      航空母舰上的事依旧历历在目。

     Winter Soldier从不会对任何东西有感觉,他只是一个工具,为了帮助Hydra除掉挡在面前的人而存在。对于挡在面前这个男人,他仅仅觉得,这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在Winter Soldier短暂的记忆中仅有的可以与他打的不分上下的人。
       经过了激烈的战斗后,Winter Soldier感觉到了无比憋屈和烦闷。任务失败了,他还是没能阻止那个男人换上另一个芯片。在Winter Soldier的字典里,第一次出现了“failure”这个单词。这一切都和他在男人爬上去拆芯片时只打了他两枪有关。本来他可以赢的。
     至于一向铁石心肠的Winter Soldier在可以更加狠毒的时候放过了对方,这事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Winter Soldier第一次感受到了秘密这个单词存在的意义,,本能的觉得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
     只是一时失手。
     这件事也许还能解释,但后来的事越来越脱离WinterSoldier心中的“正轨”。在自己被压住的时候是男人把他救了出来,在自己与男人交手时男人更是直接放弃了抵抗。
     “I’m not gonna fight youagain…You’re myfriend.”
      NO NO NO。心里似乎有什么要涌出。
    “You’re are my mission!” Winter Soldier这样吼着狠狠的把男人压在地上,把拳头对准了那张伤痕累累的面孔。这些无力的话语证明不了什么,Winter Soldier的力度愈发减小,那条钢铁手臂的巨大力气都去见了上帝。
      航空母舰被摧毁的差不多了。看着男人堕入深海,距离越来越远,一种熟悉感以及神秘的力量推动着Winter Soldier。于是,他跳了下去,在海水里准确的紧紧抱住男人,拖着他往岸上游。
      Winter Soldier的制服一直很沉重,而男人更是像大象一样重。当他拖着男人爬上岸的时候,几乎感觉到了全身都在造反。早已熟以为常的疼痛不算什么,更加侵入骨髓的是刺骨的冰冷。
      这不算什么。Winter Soldier告诉自己。他看了男人一样,男人还没死,胸膛一起一伏,嘴唇也一张一合的,像一条失水的鱼。
      趁现在好好看看他。有一个声音在心底这样告诉Winter Soldier。Winter Soldier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大量的战斗使他疲倦不堪,过多的信息冲垮了他的脑子,让无暇去仔细思考自己行为的对错。
       于是,Winter Soldier做了。男人正四肢摊开的躺在沙滩上,他便爬过去,单手撑在男人脸颊边,另一手捧着男人的脸,微眯着双眼模糊的端详着。
      毫无疑问,这是个很英俊的男人。男人阖上了眼,
金色的睫毛浅浅的覆盖部分眼底的青黑,看起来很疲倦。他高挺的鼻梁以及旁边的脸颊也都是青色的,有些地方还渗出了鲜血。这都是自己造成的。 Winter Soldier光想着就觉得窒息,下意识的凑近男人,在他脸颊上吹了吹。
      这太近了。Winter Soldier宛若未闻,他们之间的呼吸撒在彼此脸上,Winter Soldier居然罕见的感受到了温暖。还想要更多。这样想着,他就低头,含住了那淡色的,微启的唇。舌尖交缠来的轻而易举,失忆的他并没有技巧可言,但那种美妙的柔软诱使他深入。Winter Soldier投入的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一下一下的扫在男人脸上,鼻尖偶尔也会温柔的碰撞。
       当这个长长的吻结束时,Winter Soldier身体已经一片火热。让Winter Soldier停下来的是男人开始颤动的睫毛,男人要醒过来了。这个认知让WinterSoldier慌乱了一秒,下一秒他就起身,跨过男人,踉踉跄跄但快速的离开了那儿。
      
       到此为止。Winter Soldier快速的整理着自己,只一秒,他的嘴唇已经紧紧抿起,又是那个冷漠的Winter Soldier。
      推开安全屋的大门,入目便是熟悉的背影。那个男人…不,应该叫他为Steve。Steve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他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一本翻开的本子在看,呼吸有些急促。
      kick the bucket!
      胡乱的在心里骂了一句,Winter Soldier呼吸也开始撩乱。Steve终于注意到他了,转过身随手把本子放到了桌子上,看向Winter Soldier。
      还好他没看到后面内容。Winter Soldier悄悄的撇了眼Steve的表情,暗暗的叹气。
      幼稚的一问一答开始。对于Steve,他的了解并不多,而Steve似乎可了解他了。所以他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即使Steve问他那天在海边的事——好吧,果然Steve知道是被他救了。他依旧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救Steve,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 I don't know. ”Winter Soldier是这样回答的。Steve眼里似乎有疑惑一闪而过,但下一秒,前来逮捕Winter Soldier的家伙已经爬上了窗台。

—————————————————————
复健文。文笔处于过渡阶段差劲的自己都看不下去…
可能会是中篇,后面应该会有车吧。
里面包含了不少个人对Steve和Bucky行为以及美队3剧情的理解,欢迎探讨w
—————————————————————
评论区有自己做的剪辑(地址),和这篇文有很大联系~感兴趣的话欢迎围观哈哈哈哈哈

三四在图里!!!QAQ糊

#刘邦×刘备#r18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一千个人心中一千个君主#
#历史和私设背景#
*一
第一次见到刘邦是在汉朝各祖的庙宇里。
刘备撩起袍子准备朝汉高祖像跪下时,有人扶了自己一把,笑着道:“孙子不用多礼。”
这人是?竟敢对自己如此不敬。刘备抬头时却愣住了,那人脸色苍白,身影虚浮,在阳光的照耀下有几分透明感,那张脸和感觉给人更是熟悉,但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刘备定了定神,往后退了一步,那人的脸都快贴上自己了。那人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不像样的随手作揖。这个做甚?
刘备一边笑着,一边手悄悄的摸到了自己腰上的剑柄上:“先生是何许人也?”
那人看上去更加尴尬了,他直接一步跨上前,一手压上刘备的肩膀,一手握住了刘备持剑的拿手不让他动,笑着回去:“朕是刘邦,孙儿别惧。朕就想知道如今汉代江山传到了哪一代?”
刘邦?刘备有一瞬间恍惚。
刘备一直很仰慕汉高祖刘邦,敬佩他善用人才,得已成大业,小时候也经常去翻看学习汉高祖的文献,怪不得觉得这人熟悉。
刘备再次仔细的端详这人。
这人长的清俊非凡,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他鼻梁高挺,睫毛长而密,站在刘备身边俯视刘备时可以看到阳光照射下睫毛在脸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他微微低头更加靠近刘备,刘备几乎感觉到了他微凉的温度。他看着刘备就微微笑了,薄唇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倒是给了人轻浮的感觉。
“孙儿那么喜欢朕的容颜?”
刘备似乎猛然惊醒,他想后退但是被那人死死压着肩膀。刘备微微侧头,从没被人如此调戏过,脸颊不由得泛起了粉色。
“先生真是汉高祖?”
即使这样问,但刘备心中已经相信了。
这人的容貌,性格各种都像汉高祖,何况自己从小“深入接触”的对象应该不会搞错。
刘邦微微的笑了。“当然,朕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朕就是汉高祖刘邦。”

*二
据说这汉高祖死后浪着浪着,突然就到了这里。
这汉高祖还真如传言一般轻浮,总是喜欢跟在某个丫鬟身后对她身材指指点点。
……可惜他碰不到。
刘邦只能被自己看到和接触,他的身体逐渐变得红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了自己的阳气。刘备默默的腹诽。
虽然可能会对身体有损害,但刘备并不准备请法来降伏这鬼魂。刘邦在这世上太过孤独和寂寞了,他时常看到刘邦眼中有不明的情绪。
“玄德玄德!!”
刘邦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从后面扑上去搂住了刘备的腰。
“怎么了?”刘备从一开始的惊慌到了现在的习以为常,他试图掰下刘邦的手,回头看向刘邦,却不慎擦过那人柔软的唇。
刘备全身一震,几乎要晕过去,脸上漫上红霞。
刘邦却没有太在意,他微眯起细长的桃花眼,好看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情愫在翻涌着,他自然的揉了揉刘备黑发,开口问道:“听说玄德你明日要去东吴?”
刘备还没从刚刚的震惊缓过来,下意识的开口回答“是。”

*五
东吴的“美人计”算是成功了,毕竟刘备不好说那天晚上他为什么会做到晕过去。
阳光下更加真实的紫发君主在专注地看着他,刘备仰头和刘邦交换了一个浅吻。
在刘邦在的时候都会一直陪着他,岁月静好。
他已经满足了。

*历史上刘邦就是高鼻梁一副龙相。王者荣耀里面也有参考。

(原创混圈)被野生的师兄师姐们帅哭了/帅♂气的日常

  系统公告:玩家【离觞】发现一只野生的神受【鹿原】!

  

  系统公告一出,评论区顿时沸腾起来,玩(shen)家(shi)们议论纷纷。

  

  妹子大腿不白:这个神受是我的!那个谁我要和你一战!

  我的师傅才没那么受:可以舔!

  师娘的帽子会变色:ls快住手!打死那个玩家还来的急!

  

  以上暂且不提,我们的主角离觞君心里是崩溃的。

  

  在离觞君的心里面,他一直是最帅气的人,今天,他见到了另一个和他一样帅气的秀吉(男子)!

  

  只见那个男子身形小巧,大概只比离觞君高一公分。他眨眨明亮的双眼,一本正经的看着离觞君。

  

  离觞君犹如得了羊癫疯一样,站在原地跳上跳上,全身发抖。

  

  您的好友【董x鸣】发来信息:你怎么了!!

  

  【我】回复:啊好爽!

  

  您的好友【董x鸣】已将您删除。

  

  等等啊我只是被电到了而已!离觞君解释不及,只能看着自己的炮友离自己而去。

  

  很快就忘记失去h的痛苦,离觞君愉♂悦地对神受【鹿原】使用了【精灵球】。

  

  男子不满的拍掉扑面而来的【精灵球】,用与身形不符的雄伟声音喊到:你就不会换个大点的碗(球)吗?!

  

  被吓到的离觞君傻傻分不清现实与幻想,使用了【大师球】,同时,新的系统公告发布。

  

  系统公告:玩家【离觞】发现一坨野生的神攻【♂&#%】。

  

  系统公告:419服评论区以炸,请求修复。

  

  无数的信息从天空散落而下,全部都是一些奇怪的词语。

  “我忍不住撸了一发”

  “这个神攻怎么会如此之帅!啊!醉了!”

  “是在下输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

  

  然后离觞君就哭了。

  

  被自己和神受神攻们帅哭了。

  

  然后他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夜晚。

  

♂FIN♀

  

  

  

  

  

  


啊。。。。被在这里被和谐了,试着发图→_→

http://tieba.baidu.com/p/3969750273?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1&pn=0&

这里也可以看w贴吧


(r18文渣慎入)猫耳play改→_→今天的室长也一如既往的美味呢

为明天尊哥生日做预热w

  

   周防尊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他感觉到腰间一阵一阵的骚痒,伸手一抓,是一条尾巴,黑色的,软软的。自己的房间,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猫星人这类毛茸茸的,不容易管理的东西。
         
   抓住手感甚好的尾巴,周防尊想起了出云的埋怨“女孩子就是喜欢这种东西啊其实他们好麻烦的这个季节会不停的掉毛……”
          
  顺着尾巴看过去,只看到身边人的臀部以上,顺着腰线下,一条尾巴从衣摆下伸出。

  周防尊的心情有些复杂。

  推了推身边那人,看着他睁开了明显没睡醒而水汽朦胧的紫色双眼,平时冷色调的眼睛也显得诱人,还有他头上摇动的,作为卖萌神器而出名的猫耳。

  周防尊的呼吸一滞,凑上前,毫不客气地在宗像白皙的背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吻痕。

  “吠舞罗的周防尊!”

   “哼”周防尊从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不理会他的拒绝,继续自己的动作。其实仔细听的话,会觉得那像是猫咪肚子饿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然而他们都对猫咪了解甚少。

  “呜,不要这样咬,你是猫吗?野蛮人!”

  “你才是猫吧”周防尊意味不明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便伸手拧了下宗像礼司头上的猫耳。

  “喵呜~”随后,青王发出了甜腻的,就像猫叫一样的声音。

  于是,周防尊就像发现了新品种的草莓牛奶一样,把耳朵作为重点来进行爱♂抚。一边舔着毛茸茸的猫耳,一边用手拨弄着宗像礼司胸前的两点。宗像礼司也很配合的挺着胸,任他玩弄。

  赤王表示很愉悦,平时宗像很少会因为抚摸乳♂头而露出情欲,他也很少去触碰。不得不说,真是柔软啊。

  该死的,这是什么回事。

  宗像礼司一边竭力控制住自己意识的沉沦,一边不住的发出平时绝对不会出现的声音。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感觉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勾住了自己的脚,他低头一看……是一条红色的猫尾。

  猫尾是什么回事,什么时候那个暴躁的家伙也养猫了,真的不会把那种脆弱的小家伙弄死吗?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在尾尖轻轻的咬了一口,啃了满口猫毛。

  压在他身上的周防呼吸乱了起来,粗暴的把整瓶润滑液挤了出来,胡乱的抹在隐私的入口,把手指塞进去进行扩张。柔软的入口温柔的接纳了异物的入侵,随着宗像礼司的呼吸,那里一开一合的欢迎更大的物体。

  “Scepter4的青王殿下,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

  感觉到内部的火热取代了冰凉,灼热粗大的东西狠狠的突进内部,带来少许的刺痛和更多的快感,宗像礼司的意识终于彻底模糊,失去了基本的思考能力,只知道随着节奏紧紧的抱住身上的人,期待着更多的快感,直到高潮。

——————————————————————————————————————————————————————————

  已经拨打了上司数次终端机也不通的淡岛,在准备亲自去寻找上司的时候,见到了另一位王的手下。

  “小世理”,出云苦笑着,“今天的青王也要请假。”

  而赤王看着依旧在熟睡的青王喵,表示

  
         “猫咪其实是萌物啊”

(伪神颂)写给念友的同人-棉狼

另一个软件念上面的大触qwq好羞耻



  “我是您最忠诚的爱慕者,我是您最尽职的护卫!”

  男人低头,吻在神的脚尖。

  

  We are your most loyal admirers  

  

  我们是您最忠诚的爱慕者

  

  We will always accompany in your side

  

  我们永远陪在您的身边

  

  We kiss your toes

  

  我们亲吻您的脚尖

  

   We are the most dedicated guards

  

  我们是您最尽职的护卫

  

  We never stop in front of you

  

  我们永远挡在您的面前

  

  We defend your beauty

  

  我们捍卫您的美丽

  

  “不”神低声啜泣,却无损他美丽的脸庞“孩子们,我只是个罪人!”

  

  啊,我的主神!

  

  The sun can't with you in the eye

  

  太阳不敢与您对视

  

  The moon can't honor with you

  

  月亮不敢与您争光

   

         The sea for you

  

  大海因为您而波动

  

  The magic for you

  

  大地因为您而神奇

  

  Guilt is one of the world

  

  有罪的是世界

  

  Please don't cry

  

  请您不要哭泣

  


  

  

  

  


  

 


  

  

  


  

  


(耽美渣x18慎入)猫耳play

千万别看!!又短又小!不会炖肉怪我咯qwq

尊礼同人

猫耳play(h)

  周防尊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他感觉到腰间一阵一阵的骚痒,伸手一抓,是一条尾巴,黑色的,软软的。

  低头,看到身边人的臀部以上,顺着腰线下,一条尾巴从衣摆下伸出。推了推身边那人,看着他睁开了明显没睡醒而水汽朦胧的紫色双眼,平时冷色调的眼睛也显得诱人,还有......他头上摇动的猫耳。周防尊的呼吸一滞,便凑上前,在宗像露出的白皙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痕迹。

  “吠舞罗的周防尊!”

  “哼”周防尊从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不理会他的拒绝,继续自己的动作。

  “呜,不要这样咬,你是猫吗?野蛮人!”

  “你才是猫吧”意味不明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便伸手拧了下宗像礼司头上的猫耳。

  “喵呜~”随后,青王发出了甜腻的,就像猫叫一样的声音。

  于是,周防尊就像发现了新品种的草莓牛奶一样,把耳朵作为重点来进行爱♂抚。

  该死的,这是什么回事。宗像礼司一边竭力控制住自己意识的沉沦,一边不住的发出平时绝对不会出现的声音。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咦,这是什么?感觉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勾住了自己的脚,他低头一看......是一条红色的尾巴。

  感觉臀部一凉,一根手指带着冰凉的液体侵入了内部,进行原始着活塞运动。自己是应该吐槽野蛮人竟然会用润滑液扩张了还是该提醒赤王他身上的变化呢?

  “Scepter4的青王殿下,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感觉到内部的火热取代了冰凉,灼热粗大的东西狠狠的突进内部,带来少许的刺痛和更多的快感,宗像礼司的意识终于彻底模糊,失去了基本的思考能力。

 

(凑字数黑历史)论王的幼稚程度

  “哦呀,这不是吠舞罗的赤王吗?”

  “哼”

  “那我就单刀直入的问了,请问阁下是斯托克吗?”

  “哼”

  “为何我总能随处见到您?”

  “宗像,这是我要问你的。”

  “无论如何,现在也请您让一让。”

  “哼”

  “您挡到我的道了。”

  “宗像,你可以到路的另一边。”

  “我(王)的道路一向是笔直的。”

  “彼此彼此”

  “赤王阁下您还真是懒散啊。”

  “哼”

  “与阁下相比在下真是精力无穷呢(V)”

  “宗像,你是在埋怨我昨晚没有满足你吗”

  

(远处的出云麻麻:卧槽你们两个别在自家门口吵啊塞着道辣啊!QAQ)

   ps:论一直微妙天然呆的室长一碰到尊哥然后造成的两人幼儿化的智商

(凑字数)自己都不造写的什么。。。

直接从念搬过来的更新w

  即使是要撸作业依旧一发微小说Qw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有一天对方离去了会有什么表现?”

尊礼的场合

周防蹲:烧(哈?等等尊你是什么意思

礼贵妃:继续活下去,或者会带着他的责任。

(出云麻麻:王还真是可怕啊(゚Д゚)ノ)

伏八的场合

圆屁股:毁灭世界,与世界同归于尽

八妹:猴子...你....大概会伤心的哭一场吧。没有办法想象猴子不在的样子呢。

(出云麻麻:哎八田竟然要哭了的样子。。。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

黑白的场合

狗神:和他一起离去,或者抚养他的后代。

小白:小黑你我不会生孩子的辣(*/∇\*)我的话会变成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吧所以小黑你不能走啊QAQ

(出云麻麻:等等哪里不大对)

  

草淡的场合

红豆泥:想在这之前给他生个孩子,然后把他养大。

出云麻麻:啊哈小世理你脸红了哦。我的话大概继续守着这个酒吧继续一个人吧,如果是孩子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加油ww

  

(凑字数的产物)王与王

  宗像礼司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其实是能做一个普通人,然后和周防尊白头偕老。

  和他想象的完全相反,他先是被石板选作青王,然后和自己的爱人对立,走向了完全相反的路,最后,甚至杀了他的爱人——赤王周防尊。他不只一次想过放弃,但他最终还是被责任感所压迫,无法像那人一样,活的洒脱。他从未后悔过,即使在把剑插进爱人的身体,他的手也没有颤抖,始终坚持自己的大义。

  宗像礼司十题(自设)

1.您的姓名和年龄

   “宗像礼司。礼貌的理,司法的司。年龄吗,34year”

2.您的星座和血型

 “天秤座,寓意是无私和大义。血型是AB型的rh-。哦呀,顺带一提,和赤之王的刚好相反,赤之王的是狮子座,象征着暴虐,火热和不安呢。”

3.您的生日和身高

  “和眼镜的日子是同一天哦,10月一号。身高是185cm”

4.您喜欢的事物

  “啊……一些琐碎的东西,大概是拼图之类的吧。并没有喜欢的…人。”

5.您讨厌的事物

  “破坏秩序,暴虐的东西,列如红色。讨厌的人,不是红色的无色之王。”

6.您的信念是

  “在此贯彻佩剑者之职责,以剑制剑,吾等大义无霾!”

7.您在什么时候会动摇您的信念

  “吾等大义无霾!”

8.您对您的对手有什么看法

  “吾等大义无霾!”

9.您做过什么后悔的事

  “并不是说王就不会犯错,很多时候,王比普通人更容易犯错。但是能够看到自己的过错并能够改正或补救才是王该做的”

10.请您最后对该问答说一句话

  “我,从未后悔,但是我还是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哼,宗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