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辞

幼稚的成长型画手/文手

(凑字数黑历史)论王的幼稚程度

  “哦呀,这不是吠舞罗的赤王吗?”

  “哼”

  “那我就单刀直入的问了,请问阁下是斯托克吗?”

  “哼”

  “为何我总能随处见到您?”

  “宗像,这是我要问你的。”

  “无论如何,现在也请您让一让。”

  “哼”

  “您挡到我的道了。”

  “宗像,你可以到路的另一边。”

  “我(王)的道路一向是笔直的。”

  “彼此彼此”

  “赤王阁下您还真是懒散啊。”

  “哼”

  “与阁下相比在下真是精力无穷呢(V)”

  “宗像,你是在埋怨我昨晚没有满足你吗”

  

(远处的出云麻麻:卧槽你们两个别在自家门口吵啊塞着道辣啊!QAQ)

   ps:论一直微妙天然呆的室长一碰到尊哥然后造成的两人幼儿化的智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