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辞

幼稚的成长型画手/文手

(r18文渣慎入)猫耳play改→_→今天的室长也一如既往的美味呢

为明天尊哥生日做预热w

  

   周防尊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他感觉到腰间一阵一阵的骚痒,伸手一抓,是一条尾巴,黑色的,软软的。自己的房间,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猫星人这类毛茸茸的,不容易管理的东西。
         
   抓住手感甚好的尾巴,周防尊想起了出云的埋怨“女孩子就是喜欢这种东西啊其实他们好麻烦的这个季节会不停的掉毛……”
          
  顺着尾巴看过去,只看到身边人的臀部以上,顺着腰线下,一条尾巴从衣摆下伸出。

  周防尊的心情有些复杂。

  推了推身边那人,看着他睁开了明显没睡醒而水汽朦胧的紫色双眼,平时冷色调的眼睛也显得诱人,还有他头上摇动的,作为卖萌神器而出名的猫耳。

  周防尊的呼吸一滞,凑上前,毫不客气地在宗像白皙的背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吻痕。

  “吠舞罗的周防尊!”

   “哼”周防尊从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不理会他的拒绝,继续自己的动作。其实仔细听的话,会觉得那像是猫咪肚子饿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然而他们都对猫咪了解甚少。

  “呜,不要这样咬,你是猫吗?野蛮人!”

  “你才是猫吧”周防尊意味不明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便伸手拧了下宗像礼司头上的猫耳。

  “喵呜~”随后,青王发出了甜腻的,就像猫叫一样的声音。

  于是,周防尊就像发现了新品种的草莓牛奶一样,把耳朵作为重点来进行爱♂抚。一边舔着毛茸茸的猫耳,一边用手拨弄着宗像礼司胸前的两点。宗像礼司也很配合的挺着胸,任他玩弄。

  赤王表示很愉悦,平时宗像很少会因为抚摸乳♂头而露出情欲,他也很少去触碰。不得不说,真是柔软啊。

  该死的,这是什么回事。

  宗像礼司一边竭力控制住自己意识的沉沦,一边不住的发出平时绝对不会出现的声音。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感觉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勾住了自己的脚,他低头一看……是一条红色的猫尾。

  猫尾是什么回事,什么时候那个暴躁的家伙也养猫了,真的不会把那种脆弱的小家伙弄死吗?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在尾尖轻轻的咬了一口,啃了满口猫毛。

  压在他身上的周防呼吸乱了起来,粗暴的把整瓶润滑液挤了出来,胡乱的抹在隐私的入口,把手指塞进去进行扩张。柔软的入口温柔的接纳了异物的入侵,随着宗像礼司的呼吸,那里一开一合的欢迎更大的物体。

  “Scepter4的青王殿下,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

  感觉到内部的火热取代了冰凉,灼热粗大的东西狠狠的突进内部,带来少许的刺痛和更多的快感,宗像礼司的意识终于彻底模糊,失去了基本的思考能力,只知道随着节奏紧紧的抱住身上的人,期待着更多的快感,直到高潮。

——————————————————————————————————————————————————————————

  已经拨打了上司数次终端机也不通的淡岛,在准备亲自去寻找上司的时候,见到了另一位王的手下。

  “小世理”,出云苦笑着,“今天的青王也要请假。”

  而赤王看着依旧在熟睡的青王喵,表示

  
         “猫咪其实是萌物啊”

评论(2)

热度(49)